2019 / 07 / 17
Home > 活動情報 > User Friendly > User Friendly 2014中國用戶體驗行業年會專家論壇- 移動生活論壇

User Friendly 2014中國用戶體驗行業年會專家論壇- 移動生活論壇

論壇內容簡介:

當運算進入了移動的時代,對於人們的生活起了重大的轉變。手機的移動性讓我們的生活更為便利。隨著科技的演進,更小、更快、更輕便,讓手機、平板等……手持裝置讓生活便利,更多的具有移動性的裝置,也伺機進入了我們的生活……可穿戴式的裝置: 眼鏡、手錶等……移動生活方興未艾,下一波浪潮正在啟動。

00

曲佳:我們今天的專家論壇有幸請來了四位專家,我是來自百度的曲佳,今天的主持人。第一位是我們的設計專家陳迪凡先生,第二位是來自酷派的業務總監酈偉強先生,第三位是來自美國的Pablo Sanchez Martin,最後這位女士是來自中興的嚴華部長。下面現有四位嘉賓簡單的做一下自我介紹。

01

陳迪凡:大家好,我是陳迪凡。來自OPPO,我的國語不是很好。我還是要好好的學習。今天我們聚集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關於移動生活的一些理念,謝謝。

02

酈偉強:大家好我來自酷派,我是我第一次參加UXPA中國大會的論壇活動,有幸和大家聊一下體驗方面的故事,謝謝大家。

03

Pablo Sanchez Martin:大家下午好,我是Pablo Sanchez Martin,我在很多用戶體驗的公司都工作過,在歐洲以及矽谷的一些工作都有經歷。非常高興來到這裡,謝謝大家。

04

嚴華:大家好,我是來自中興通訊消費者體驗部。我想今天在這裡是跟大家分享,作為一個今天可能叫做傳統行業,也曾經是新興行業的=一個企業,究竟在做一些什麼,關註一些什麼。謝謝。

05

曲佳:那就掌聲感謝四位。我們時間大概是一個半小時​​,最開始我有幾個比較統一的問題,會和幾位嘉賓聊一聊,後面,我們會有現場提問互動環節。今天大會組委會準備了豐富的獎品,給那些提出好問題的在場朋友,大家不要錯過機會哦!下面我們正式開始移動生活論壇。首先是移動生活這個非常大的話題,說這個的時候,我們有很多的東西可以說,我們最先想到的是這幾年的變化,PC到移動互聯網的轉變,我們有非常多的變化,特別是我們在座的各位,都是移動時代的一個從業者,那麼在我們這些嘉賓的企業裡面,到底在過去這幾年做了那些工作,隨著我們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因為不同的企業做的東西都是不一樣的,我們聽一下他們對這個是怎麼理解的。

陳迪凡:我們OPPO在這裡的思考,就是移動互聯網這種情況對於我們,產品會有一個很大的不同,以前可能我們手機程序裡面都會做好,如果是移動互聯網的情況下,情況會有很大的不同,我們會在產品開發過程中不斷迭代來完善產品,在上線後也會迅速收集用戶反饋持續完善產品功能和產品體驗。在我們公司,我們的產品非常重視用戶的反饋,在一個意見收集過程和用戶意見反饋過程去優化體驗,創造產品微小的創新點,這些都是很有意義的事情。

酈偉強:酷派在這幾年的移動互聯大潮中變化還是比較大的。我說三點,第一點:以前的設計多是B2B,現在B2C的設計多些,這個過程的轉變,比如說在兩三年前,我們還說,因為運營商的一個終端公司,他的包含三四百倍,他們的一個就是一個規範,就是在這個帶的不是很高的,然後再這個過程當中,我覺得這個移動互聯網,對於我們來說,是一個好事,因為我可以真正的為自己做。所以這個是一個B2C的一個轉變。

第二點,就是在我們酷派來說,整個的用戶體驗,或者是我們UI的地位,越來越高,因為可能用戶對於他的認識發生了變化,用戶覺得是代表用戶體驗,就是代表這種服務體驗代表很多,所以這樣就變成了一個統稱的名詞,但是作為規劃來說,他們並不是有那麼大的力量,所以我覺得這一次的轉變,就是你對整個團隊的力量還達不到,這個是一個比較大的變化。

第三個,我們在座的很多這些設計,應用裡面,真的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我們以前對於一個系統可能是封閉的系統,像十年前做手機,都是封閉的,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很多的APP,大家都是市場也是有很多,你自己也要做,還要做一些流量,用戶數,活躍度,這裡面就涉及到很多的設計,和這種實現的變化,就是重籌,或者是重保,就是把這個事,做好就可以了,謝謝。

Pablo Sanchez Martin:我覺得現在這個設計,根據我之前在矽谷多年德從業經驗,我覺得現在這樣的用戶體驗設計,不可能單純的僅僅看產品本身,之前也聽我很人說,移動互聯不是單純的一種,就是一種很流行的東西,這其中是有很深的內涵,我使用我移動終端,這種無縫的連接是很保證的,包括設備與設備之間,所以這樣的一個整體的完整的生態系統這樣的用戶體驗,是非常重要的,並不是單一的一個設備,所以我這裡面給達到一個建議,就是有一個非常正確的發展,一定要有一個全局的思考觀點,因為我們的用戶不是僅僅使用一兩個設備,就是在不同的轉換,可能現在用自己的手機,所有的這些都跟我們的用戶體驗設計,都是非常複雜的因素和要素,所以我希望大家一定要記住我們這是一個整合整體的系統,並不是單一的設備。

嚴華:我想每一個企業,都有自己的一些特點,實際上這個做體驗,應該是十年前的事情,然後打擊讓大家,從一個通訊到今天,我們這一年,我們的聊天,我們終端的流程,就是專門說,我的這個CEO,不是要有哪些的東西,對我們有一個要求,就是需要在消費者介入到我們整個產品的生命週期的全流程,所以這個部門,也會給很多企業不一樣,大部分就是覺得說用戶體驗,跟一部分他們之間的這個連接,但是我們比較辛苦,我們就是從產品最早的一個賣點,就是到他的開發,他的設計,到他的上市,這個就是包括,整個的前過程,我們都是需要介入的及所以是一個全流程。

不小心這一年來做的還不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因為中興很早以前,其實我們和美國的交流,也是比較好的,也就是說,我們就是第四名的銷量。為什麼大家會感覺不到,會在國內有不太好的評價,確實是沒有在國內有一個發揮,我的理解,除去一些其他的限制以外,我想大家,當你有一點想像文科展現的時候,就是你有一個過程,怎麼展現,所以我想整個企業,在這各方面會有比較大的突破。謝謝。

曲佳:第一個問題,我們大家聊了一下,我們對這個四位嘉賓,也是比較了解的。未來讓大家之間互動能夠多一些,我們覺得帶的禮品也比較多,有沒有現在就想給嘉賓提問的。我先說一下提問的規則,就是你只能有一個問題,第二就是你只允許問一個嘉賓的問題。

提問:大家好,因為要打造一個生態系統,就是把其他的都做了,這個中間的過渡,你要怎麼做?我想問第三位嘉賓。

Pablo Sanchez Martin:非常感謝你的這個問題,談一 ​​下我的看法,確實通常我們在思考,我們公司可能很擅長,某一個領域,但是有一個很完善的平衡生態系統,我們是不是並不擅長,這樣就會給我們造成兩難決定的時候很多,比如說之前,我們比較擅長這種移動的APP,但是也是要嘗試一下其他的東西,舉一個例子,就是你嘗試其他的東西,你並不擅長,就會有風險。或者是說,你還會擔心很多不能控制這個風險,但是這裡要說的是,我們面臨的市場就是勇敢的新世界,能夠成為這個時代這樣的一個勝者,首先你要挑戰風暴,就是你也不知道是什麼風,但是可以說,比如說你只花這個10%的勇氣,可能在這個過程中,不會有收穫,但是這個嘗試的本身就是有一個獲得。

因為你不知道,這個會給你一些什麼樣的獲得,這種如果你能悠悠常識的機會,你就有機會接收到這些很細節的東西,如果在這個過程中,就是可以得到一些不可想像的東西。就是給創造的這種,因為在我的工作過程中,我們不經意的就是嘗試一點東西,就可能會出現新的好的方式。一般情況下,不僅僅是你自己,通過這樣的思維模式,日常的用戶體驗,經常給你提到很多的體驗。

曲佳:送給這個同學的百度的書。下一個問題。

提問:這個分享一下新產品產品開發的過程?

嚴華: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我相信很多人來說,也覺得這個比較乾貨的東西。你問的很好,我們選擇什麼樣的消費群,這其實是我們大家的專業,首先我們如何選擇那一群人本身,他取決是不是你的目標群,還是曾經是使用過你的消費者。也就是像我們寫小說一樣,來源生活,必須高於生活,所以你一定需要專家的參與。這個需要我們怎樣的疊加,是一個技術,大家需要在這個里面認識這一點,因為你需要有很多的項目,很多的內容做這個事,那麼這個就是有哪一些環節,應該說每一個環節,都不應該缺失,我們現在做非常大難度的事情,就是我們從規劃,或者是更早一點從社區開始,再到我們(英文)大部分認為這是一個連續的過程,但是不應該是連續,他應該是一個,就是從一開始就應該是一起做,我們在這個過程當中,就是可以形成一個聚焦點,同樣的可以得到啊按,如果我們不這麼做,我們就會衰竭我們的需求,最後不一定能夠得到你需要的那個東西,大概是這些,謝謝。

曲佳:送給一個話本。最後一個問題。

提問:你好,我想問酷派一個問題,大家都知道,國內的手機,後面的就是用戶體驗,在到後面就是營銷,然後我想說的是,就是在這幾各方面,大家都在思考的時候,後面是有什麼樣的東西可以去發展呢?謝謝。

酈偉強:你的這個問題,跟我們天天思考的差不多,非常尖銳的問題。在我們酷派,就是比較創新的就是一個,像運營商,我覺得對這種傳統的渠道,對這種壁壘的渠道,就是可以大同的,但是這個就是,並不是因為他們的影響,我覺得現在競爭都是非常激烈的,大家都是在多維,互相在形勢各自的領域,就是在這個過程裡面,確實是存在,如何能夠把這個做好的,像我們酷派而言,就是在這個過程裡面,我們覺得是可以發展的,所以在我們酷派來說,就是現在已經做一個電商的平台,還是會提出一個更好的品牌。就是先建立一種渠道,就是也會說,還是把這個聚焦一個,針對不同的人做不同的產品。就是像酷派以前做的,就是跟其他的用戶,可能不是一個用戶,所以當這個白熱化階段的時候,最好的方法還是要做這些細分領域的產品。我的回答就是這個,謝謝。

曲佳:對於終端廠商的OPPO,也是面臨這樣的問題。說一下。

陳迪凡:謝謝。我們也會拼工業設計,拼各種的,我們就是想,我們真的是我們公司跟中興深圳的辦公室就是比較進,我們就會遇到中興的朋友喝咖啡,就是也有其他的一些。我們就是想,拼是不是不會贏,但是我會跟老闆說,我不會拼,我們就是會怎麼做好我們這個手機,面前這個移動的終端,我們會做中國和全世界手機的好朋友,我們如果說,設計一些應用終端,或者是再設計其他的,這個是一個什麼樣的東西?這個是跟其他的產品拼的公司嗎?如果是這樣的公司,我不想有這樣的一個朋友在我的身邊,如果我是一個用戶。他們就是加緊的體驗用戶,就是說,他們有多厲害,就是可以把對手打敗,這個不是打仗,你是說,我們在之前,有一個朋友說,我們在這個智慧裡面,都是沒有這個資源的。就是像他們說的,我們這個用戶在這個所熟悉的,就是不同的設備,我們就可能說是手機的終端,就是他們和不同的品牌,不同的手機一起合作,提供一個更好的價值。那麼在這裡,我真的找不到一個東西就是拼,而是找到另外一個詞就是合的。

曲佳:謝謝。我們提問的禮品還是百度的新書。我說來第二個問題,大家都知道,我們以前在PC的時代做了很多的工作,在移動我們又做一些不一樣的工作。我們前兩年的時候,我和我們百度的高層,當時說了這麼一句話我記得很清楚,就是在移動互聯網到來之後,我們發現了很多用戶,和我們以前的用戶完全不一樣。比如說我們的農民工兄弟、保安兄弟,他們以前都不是百度的用戶,但移動互聯網時代到來,他們都成為我們的用戶,但我們不了解他們,所以在這個時代是要充分的了解這些用戶,我們才可以把握住,移動互聯網這個時代。所以在我們的四位嘉賓的不同的公司裡面,在這個時代,也同樣做了很多不一樣的事情,在我們的面前背後一定會有一個新的問題,在互聯網的時代,你們面臨最大的困難,面臨的事情是什麼呢?

迪凡:我們在這裡想,一個思考的公司就是說,我們到底是不是純粹就是做一個很小的電腦放在裡面,就是大家都明白,就是他可以做到一個手提電腦,這個就是可以很好的做,我們在這裡有一個思考,有一個解釋,就是說,可能這一個公司,識別一個人的身份,我是什麼,比如說你們看曲佳,運動的這個形態,他之前是什麼樣的他手上的一個手機,一定是代表他的一個身份的東西。我們OPPO在這個手機的一個背後的思考裡面,我們到底要用一個什麼樣的身份,在他的移動生活裡面,我們會有不同的產品線,這些不是純粹說為了這個設計的,我們沒有這樣去解釋,這個就是傳統上面的,比如說用戶調研,或者是細分方面的,但是我們覺得這個,這些細分,對於我們這個創新的一種產品,是有一個問號在裡面的,我們就是想,開發一個手機,給用戶的時候,他們使用是怎麼樣的,還是說他比較喜歡拍照,或者是整個世界的好奇,他想探索這個世界,就是想把這個美好的時光停留,但是我不管,他的價值觀,如果是這樣子,我後面的東西就會慢慢的發展出來,就會指導我們去創新。謝謝大家。

酈偉強:昨天晚上看到這個題目,我也是思考了一下,今天跟大家談論一下,對於我來說,我們這個可能在座的各位,應該都會有一些困惑,就是有一些想法,對於我來說,今天可能社區很多的都是扁平化,實際移動互聯網,就是會有很多做終端的,做系統的,也是扁平化。因為互聯網的最高要求就是扁平快速。這個時候,就是像我們大會的人員就是這個思想層面的,這個思想層面就是能不能解放思想,就是轉換我們的思維。因為我們覺得移動互聯網,都不完全絕對是一個,你可能在這個方面,你的定位可能會有很多的變化,你關注你的運營,關注你的營銷,關注你整體的這個互動環節的設計,設計可能變成了一個可以會看的,用戶想到的一個什麼。這個東西我認為是,現在完全是扁平化的。所以我覺得這一點,對於整個的設計,都是有非常大的挑戰,這個轉變都是非常的困難。

第二個就是,我覺得這個更困難,就是說,我們今天不管是移動互聯網的廠商,或者是我們的一些其他的,大家都是說作為這些終端設備,都是做這種,這裡面不可迴避的就是整合。一個新的產品出現,包括昨天我們說互聯網的時代,這裡面有很多的東西是非常的龐大,譬如說像我們這個做終端,我們真的是向做一個互聯網,我們在內部也是調侃,BAT就是三大黑幫,就是這些他們的方式,裡面掌控了很多的資源,有很多的地盤。這個東西,你說,我們拿出來肯這個流量就是要看怎麼合作,這個就是有一個非常大的問題,就是大家欣欣向榮,就是有一個良性的發展。還有一個就是說,我昨天比較感興趣的就是,這裡面確實是有很多的東西,就是好的設計能不能實現,我覺得那 ​​個不是問題。你不可能讓整個的產品去發展,我們酷派也做了很多的智能的設備,包括皮帶、鞋帶,什麼的,最後有用途嗎?因為我們是其實做一個科技寓言,因為我們不了解用戶的需求點,我們沒有和生產這些產品的工廠比,無法知道用戶到底是需要一個什麼樣的東西。

曲佳:Pablo Sanchez Martin,你來談一下。

Pablo Sanchez Martin:我覺得在這個領域,這裡面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特別感興趣的,我們在內部團隊裡面的設計,或者是產品的開發過程當中,能夠打破各個單元,讓各個團隊之間的這樣的一個跨邊界,就是整合性這樣的一個是特別重要的,但是之前傳統的這種方式,就好像用戶一樣,就是從視覺到後面,還有就是把一個時間弄好了,就是可以做開發的,就是這樣的一步一步實行下去,這個從轉動角度來講就是非常便捷的,就是作為一個設計師老說,很多的知識,他們的這個指示體係是非常綜合的,就是要懂相應的這個文安,整個相應的流程,就是有一個最終這樣的一個決策的觀點,所有的這些都是現在我們這個工作過程當中,非常典型的一些變化,所以在這樣的大背景大前提下,不同的決策扮演的這種合作,就是可以使用不同的工具,使用不同的設備,這個也是比較重要的。

舉一個例子就是(英文),到後面的這個視覺,最後我們這個做好了這個(英文),這個文件是非常棒的,就是裡面也有非常豐富的形狀,所有的這些形狀都在裡面,如果按照傳統的思維來講,就是對待這個文件做開發的時候,可能已經非常是,足夠的,但是現在我們這種設計,給我們的這種體驗感覺,就是要求我們不能做這樣的設計,就是把以前單獨作戰的,就是一起思考一些問題。同時是有他們充滿合理,他們就是經常願意把這個自己,很全面的給分享出來,然後把它放到這個團隊裡面,我覺得在未來,這種不同的大家能夠共同合作,這個是非常重要的趨勢,也是我們必須要做的一個挑戰。

曲佳:嚴部長說一下。

嚴華:我非常贊成這個,我很享受這個感覺。我也很贊成我們這個酈總說的,我們這個從B2B,到B2C,包括所有的這個整個的互動,整個的各個部門之間的障礙,我相信在大的企業當中,都會有不同程度的,會有一些。包括過程我們說的,鏈條的打通。我跟大家分享的就是,第一次,昨天傅盛說的一句話,就是你的敵人是在各個地方。其實你總結一下就是這樣的,在之前的20年,在這樣長的時間段,這個企業的很多產品,怎麼取證?就是你有一個一招鮮,研究老百姓也沒有對你有更層次的要求,但是有現在不行了,今天大家的這個可以說是,整個中國的這種發展,到了一個層面上,我們所有人的精神文明,我理解這也是一個,我們為什麼追求這個問題。其實我們往旁邊盤一下,很多的企業,所以我很贊成,就是他們很多的企業,一起來大作,大家一起把這個品太做起來,一起來提高,所以我覺得,我們以後會希望更多的,在一起共同的分享,我希望大家都可以來參與。

這是一個時代的問題,就是我們都要細則,反過來我們會給大家說的,可能對於一些新的同學來說,就是你要做一個細緻的東西,你可能就是更鮮亮,但是也有一個內容性的感受,就是我覺得,剛才有的同學問我的就是生態鏈,其實這個生態鏈不是今天產生的,在通訊行業,我們作為一個設備的企業,就是必須跟業務,必須跟組織,大家是怎麼做到這些的,你必須是一個的理解等等一系列這樣的一個神態圈,那麼就是今天,大家感受說,我說消費者自己本身的生態鏈打通了,所以你的感知就是說,你有深刻的感受到了,這個問題。那麼如何解決生態鏈,我認為還是剛才說的,就是我們要通力合作,才可以給大家帶來更好的發展。

曲佳:好的。我們現在也有幾個問題。這個問題,後面的那個男生。

提問:我想問一下,我是來自重慶大學的學生,未來得移動生活這個產品當中,比如說以手機為例,提問:中興的嚴部長。表述一下未來五多十年,移動生活的產品是什麼?我們作為用戶,就是這種產品得到一個什麼樣的價值,給我們的生活帶來什麼好的體驗?

嚴華:對我們要求提高了,實際上,從技術的層面來說,我們一般能夠往未來來看,就是真正的技術發展,大約能夠看到兩年到四年之間,就是不同的就像我們今天看到的,那麼真正的讓老百姓的生活,就是看到它已經過去了兩年了,還需要我們大家才能夠感知到。那麼你說到未來五到十年,我們大家會有一個什麼樣的變化?可能我們說的早了一點,就是我們現在在新興(音)的產品就是你用你的語言代替你的手,你需要什麼,或者是不需要什麼,那麼我們在說,剛才就是談一個問題,包括今天討論的,我還是跟一個老師溝通地就是在穿戴的產品在美國市場會比較好,但是為什麼在國內就比較慢的。因為我們的大多都是行走的,所以你可以使用你的手。

那麼在美國是一個大多數人都會在開車的狀態,所以大量的時間是不能使用手的,所以穿戴產品就有了非常好的發展空間。當然還有其他的包括,比如說健康管理,包括大數據也有三年多這麼一個豐富的技術。剛才說對我們未來生活的影響,未來你處於一個很糾結的狀況,你希望自己有隱私,你到底是開放自己,開是封閉自己,就是由你自己來選擇。

曲佳:第二個問題。好像是這位同學舉手的。

提問:大家好,我是阿里巴巴的一個視覺設計師。我想問一下陳老師,就是一個用戶體驗設計師的角度,我是一個真正做產品的,做用戶喜歡的產品,從這個觀點去,我覺得怎麼說,站在公司的層面,作為設計師,我們把用戶體驗這一塊,就是給所有的人使用,我覺得目標是好的,怎麼樣,在移動互聯網這個體驗當中,怎麼樣的設計這麼多人去體驗,更多的人去使用。

陳迪凡:我想這個問題,就是我不是太比較關注這個視覺方面的。我有一個很簡單的情形,就是可以想像一下,就是平常我們看著手機,我們路上看什麼,就是有一個簡單的情景,就是有一些新的觸控,但是他在視覺看到這個同時,就是他的這個空間裡面的,如果這樣子,就是他收受這些信息的時候不能太多太雜你看的東西不能太亂地就是你要好好利用這些有限的屏幕,雖然我們的手機越來越大的,但是他的空間是有限的。

你要選擇最關鍵的學習這個東西。還有就是說,我們選擇的這個信息的選擇,他看的情形,就是他要跟其他的不一樣,就是我們一個手機裡面,就是基本上,這是一個長方形,就是這個里面最主要的就是這個屏幕,如果打開這個,大家都是一模一樣的,都是微信上面的一模一樣,我就跟大家一模一樣,沒有什麼特別的,我穿這個西裝的外套,平常我是穿休閒的,為什麼我會穿這個,因為我是一個主講人,就是我要穿的正式一些,這些衣服幫助我去跟其他人溝通。如果就是說,我的界面呈現他身份的狀態,況且他一定要喜歡這個風格,但是並不是說我也是需要考慮他,能不能夠跟用戶交流,我覺得這是風格上面的一個有一個去思考的一個東西。

曲佳:送給剛才這位同學一書。下一個問題。

提問:我問陳老師,就是關於手機支付的一個場景,就是支付寶的一個支付過程,就是未來可不可能我們現金就被取代,就是我把這個給我媽媽現實的東西,我即便告訴他,用這個支付東西,但是他可能比較擔心安全感上面的一個問題。和這個形態,可能會出現的一個問題是什麼樣的。

陳迪凡:謝謝你的提問。我先回答你剛才這個提到的這兩個問題,就是會不會取代這個,我回答是,肯定的。但是問題是,我就是說這個會延伸到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就是你相信不相信這個信息,我說一點點,我想一下,我們以前一張張的銀票是怎麼使用的,錢只不過代表我們過去的所儲藏起來的能量,就是在整個的社會裡面,兌換的一些東西,如果是這樣子的話,這些概念,最重要最關鍵的就是信息。因為很艱難,我很辛苦工作,然後拿到錢變成了一個廢紙,我們就會比較的惱火的。但是在這裡,如果說,老人家用這些電子消費的時候,那麼我就會想,有最簡單的一個就是我相信不相信這個平台,我相信不相信這個終端。

我雖然我在深圳生活,但是我媽媽還是在香港生活,我們每個月都會給她一點錢說,我老婆告訴我一個問題,就是不要轉帳,就是也不要一次給你媽媽,就是一點給一點,我說這是有什麼區別,就是他可以看到,他可以感覺到,那麼在這裡就是說,我們終端就是能夠給整個交互的流程,服務的設計,但是有一些板塊,就是不一樣的,就是有這個物理空間的感受。這些就是媽媽感覺的,這一部分的人,他 ​​們是化肥的時間會比較長的,但是如果在這個平台上面。就是有70、80、90的這些人都是不一樣的。我們就是習慣了,整個的平台就是涵蓋整個的思想,我們會怎麼做這樣的東西,就是產生更重要的一些東西。謝謝。

曲佳:送給他一本書。後面的問題,一會兒還有時間。我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就是這個問題,是嘉賓共同回答的問題。然後一個問題,就是我想到底要怎麼說,因為就是在我們移動生活的時代,應該準確的說,我們現在生活再一個共同的生活時代,我們以前是同PC的時代,到用戶量,我們基本上看到的就是一下子我們看到的,面對未來,剛才有很多的東西問的一樣,會不會還有這樣的革命,這樣的變化,這個都是我們不知道的,第二個就是在座的很多人,有很多的就是在校的學生,可能會進入這個移動互聯網這個圈子,包括我們做移動產品的,很多的朋友們,可能也會想以後,我應該要怎麼談,所以我相信,我們在座的四位嘉賓,都應該有自己的想法,也應該有自己的準備,我們的問題就出現了,如果我們大家想成為像你們一樣的移動領域的專家,我們要做一些什麼?

嚴華:在所有的專家裡面,應該說這一些專家,我最不是專家,因為我不是設計出身,我也不是經濟學出身的,我給大家有一些不一樣的,我在這個公司,業務裡面的時間,我做過超過十個以上不同的東西,大約就是一成不變的東西,大概我在整個產品的經營,在產品的規劃,在我們做的品牌這個概念當中,我不能說是精通,我有一點我自己的經驗,能夠給大家的概念就是,大家都是說這個跨境,首先你要跨自己的領域,我覺得五到十年就是一直會發展,但是對自己也是一樣的,你也是家庭出生的,如果可以去設計的範圍之內,盡量的多擴展更多的一些行業。一定會給你帶來非常豐富的點子,這些在不經驗的當中,都會有突破性的價值,所以我的思維模式,也會有一些不同,我會更多的考慮周邊,所以我合作的部門,可能不只20個,我要匯報的這個領導,可能也不只20,這個是一個很常見的常態,怎麼去把一個產品,真正的內夠按照你的想法,去讓他落地,讓他真正的像你的孩子一樣,真正找到你想到的東西,這個就是需要很多的這種共享,謝謝。

曲佳:Pablo Sanchez Martin(英文)

Pablo Sanchez Martin:我給大家的一些建議,首先是必須要講一個事實,就是我們現在這個時代是和歷史上都是不一樣的,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變化,我自己的生活舉一個例子,我每天都是要看一下(英文),對這個東西就是目前還用這個,但是我每天的習慣就是要看一下,有多少人再灌注我們的產品,也多少人給我們新的意見,因為現在這樣的一些數據,這些渠道,就是比起我們的父母,有很多的能力,能夠重新思考這個問題,就是可以上新的這些機會,就是所有的動是不能夠想像的,所以我給大家的意見就是非常的勇敢的要盡可能的學習新的知識,用波這個社會,不斷的看你的知識體系,不斷的挑戰你整個的這個層面這樣的一個方式。

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我自己的一個例子,我母語也不是英文,但是有能夠有能力到其他的國家工作,有很多的國家都有生活的經驗,就是各種親密的解讀能夠讓我理解到,整個的人,不同的區域,在同樣的星球上,同樣的生存的本質,所以對人的這種,最根源的理解就是特別重要的,我覺得在這個時代,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有大無畏的勇氣,就是能夠吸收我們吸收到的這些東西,因為在他看來,我們現在的這種文藝復興的時代,就是這個這樣的一個機會,就是知道大家,因為我現在給大家的一個建議,到了明天就沒有用了,因為我們這個數字化的時代,什麼都在隨時隨地的變化,就是大家一定要開始做項目,一定要有一個踏實具體這樣的一個態度,一定要關注細節,不要去怕細節有什麼東西,越細越好。並不是單純平面的一些說法,一些業主關注的本身,最核心的一些問題,包括之前提到的,包括心理學的角度,就是這個我們用戶到底是想要什麼,不想什麼,這種都是深挖,關注細節的一種精神體現,所以我能夠給大家建議,就是張開我們的雙臂,接受我們所有感興趣的事實。

曲佳:我們專家用一個專家的話,就是給我們一個建議。

酈偉強:我剛才聽了一下,這麼豐富的經驗,我覺得大家都是需要學習的,我個人的理解就是,應該是幾個堅持,像我們這個團隊就是堅持,堅持以最主設計為設計,我覺得還是要尊重用戶,傾聽用戶,所以我覺得,這個過程,一定是不要脫離用戶,因為所有的東西,都是從用戶來的,所以這個就是,無論是增加多少運營,或者是商業的,我覺得這個都是比較現實的。

第二點就是說,我能夠想到的,就是如果各位有機會,你就要努力的去嘗試。因為你不能夠再你的工作當中,能夠意識到這些,你的這些夥伴人,他​們到底是要一個什麼樣的事情,我覺得這個就是他們這個團隊,我覺得這個事是可以做的。

第三個就是像酷派,所以有的時候,就是這種很多的東西,還有給自己堅持,自己堅持什麼呢?我講一個故事,這個是海底撈講的故事,就是大家堅持做這事的時候,就是有一種麻將的精神去堅持。就是打了麻將之後,有的人輸了,就是要可能就是再繼續的辛苦,就是要有這樣的一個回報,這種可以給自己的工作過程當中,就是可以多用一點點,就是希望各位能夠大家能夠用這種機制去努力,任何一個人,就是包括我們一起的,像我們這樣的一個公司裡面,包括一些生產線裡面的,就是會有一個相關的工作,大家就是以這種精神,就是能夠讓自己認真的做這個事情。謝謝。

曲佳:陳老師。

陳迪凡:我覺得剛才三位講的很多的內容,很有價值的信息,我說一些比較基本的東西,我們在這個我們工作的過程當中,就是能夠有一些設計。我們在企業裡面的一些東西,我們在這個設計學院,工業設計,還是說心理學,這些方面去做一些產品,然後我們OPPO就是還是做廣告,就是我們去發展自己的一些事業。做了最後就是說,我們去了這些企業,我們有兩個點要說的,就是我記得以前,我們設計方面的一些書,就是(英文),就是昨天介紹的一個結果,就是馬化騰(英文) ,後來我說這個就是去拜訪一些企業的時候,就是他們這些涉及方面的一些東西。(英文)

現在最近看到大家有一本書,就是(英文),我就是看到這三本數,就是向他們去學習,發現有一個問題,就是有一個線,以前可能這是比較關注就是說一方面是(英文),再來就是說,交互這些服務的事情,就是這樣一本書,就是有一個有名的名字出來,目的今年就是大家說的,服務的設計,可能過幾就出了一個其他的設計出來,就是我們不知道我們要學什麼,我們過去的背景也不是心理學,也不是一些設計,就是這上面有一個點,就是我還是很好奇學一些新的東西,我比方說,做一些車,或者是路上面我怎麼樣,我沒有看一本雜誌,我就是想繼續學很多的東西,我到現在自己還是沒有資格,因為我還還沒有學夠,這個就是好奇的心,我會比較重點的分享一點,就是最近學到有一個很故意的表現自己,就是學狗叫,然後就是說,要表現自己,我是產品經理,就是昨天陶主席的,就是(英文)的,這樣子的話,我的這個心態就會比較好一點,就是(英文)。我們想知道多一點點這樣的事情。

曲佳:謝謝,各位的專家。今天整個的論壇最後三個問題。給一個女生。

提問:我問的是第三位,前面說的一句話,對於傳統零售品牌來說,就是他們在線上的一些品牌商店,就他們之間會有一些界限?

Pablo Sanchez Martin:非常感謝你的問題,談到因為其實很多的這個問題,在介紹三個小時,我和其他的開會的一些嘉賓在探討當中也倆到這個問題,我們在美國,這種線上線下的這種隔閡,如何營造比較全面的品牌的整個的互助的時候,在整個的這些做法,到現在也有一些模型,也不是一些新的東西在轉動公司也做,應該主要的就是我們要深挖用戶的需求,以全新的方式理解,和去解釋我們用戶的一些行為,比如說我們可以通過服務的設計,可以通過了解用戶整個的行為旅程做,包括在這個過程當中,就是用戶的本身,他們要和用戶之間的關聯,就是做一種多緯度的一個視角,這樣的一些分析,其實在打通線上線下的這些做法,最主要的就是我們做研究的時候,就是做所有的準備工作,都是最適合的這種方法,就是我們這種提到的好奇心,要強烈的這種求職慾望,這種東西所有的好奇,就是這些所有的融入到所有的過程當中,就是對我們非常有幫助的。

曲佳:最後兩個問題。

提問:我們的互聯網,交互方式也是有突破的,就是在這個方面,其實設計方面,視覺也是在改變,但是並沒有因為到他們的生活,影響到我們的生活,作為設計師我很期待聽到這些對我們有意義的一些現象。我們生活當中,互聯網對我們的影響比較重要,每一次對我們的一些影響,但是視覺設計的改變,沒有影響到我們的生活,作為視覺設計看到這樣的一個突破,就是這樣的一個趨勢,就是請陳老師對預言一下,視覺設計的改變,讓我們的生活方式改變呢?

陳迪凡:是這樣的,我會在這裡是想一下,我們影響生活的一些東西,如果說,我們看到這個東西,他會有一個情緒上面的概況,就是對整個空間,對整個的環節的改變,可能這樣的一個品牌就是說,可能影響就比較小了。雖然我們在這個方面發展,可能就是合理的空間,但是如果說,我的影響是比較低調一點點的,我是把視覺定位一個溝通的過程媒介,關注這個渠道,那麼這樣子,就是按照我剛才說的,你到底要展示什麼,就是你影響到他們做這個東西的時候,簡單一點講就是你看到,這個,並不是純粹的靠感覺,你是從視覺影響到他的。

你如果說從科技這個方面發展,就是怎麼樣的影響,是不是視覺越來越小了,我會覺得就是說,你要自己的一個身份拿出來,我不是視覺這個方面,如果我是視覺設計師,就是從這個方面是有局限性的。就是你是控制的視覺,就是不要理解這個空間上面的問題感覺,就是會有一些其他的方面的去關聯。那麼這樣子的話,就是比較簡單的,但是如果是利用這個視覺,發生一些問題,還有就是說,我們會有一些反映,有一些其他的形成,那麼這個行為,就是這個佈局就會有影響。

曲佳:最後的一個問題。

提問:謝謝各位嘉賓的分享。我想問一下,Pablo Sanchez Martin,有一些什麼樣處理客戶需求方面,好的經驗給我們一起分享一下。

Pablo Sanchez Martin:簡單的解釋一下,因為這個問題是很大的問題,我們探討一個小時也不一定能夠了解,但是說一下這個建議,我們這個平台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們這個非常有限的時間,就是會有更多的有關的技術,優秀的這些工具,很好的利用這些東西,還有很多的一些東西,所有的這些都是非常好的平台,一開始就是找不到方向的時候,就是首先要讓自己對這些工具的利用,非常的駕輕就熟,就是在這個方面,你會現實這邊的效率最高,第二個就是可以常識這些技術的過程當中,能夠有更高的平台思考用戶的一些需求,就是在創新的時候,可以做一些小的活動,你可以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不一定就是單純的向客戶告訴你就可以進行複制,這樣的一個功能,要花一點時間,做一些自己的思考,不僅僅是利用這個匯映客戶的一個機械性的一個要求,你要充分的學會,能和利用有限的這些資源,像剛才提到的這樣的一個好的技術的管控,你可以很好的發揮客戶給你的這些要求,如何可以進一步的解析,你可以有管一個非常好的交流。都可以逐漸的以點到面,想多這樣的一些想法。這樣就可以節省一些時間,可以幫助你自己做一些創新的機會。就是給到你的觀點,就是在這個結點,你要做一些,就是非常有技巧的一些術語,都是可以能夠有一個創新的過程,就是包括整個的團隊,一直有這樣的信心。

曲佳:好,今天的論壇就到這裡結束。謝謝大家。

 

(本次大會速記整理由蘇州峰馳速記公司提供,內容紕漏之處還望讀者見諒!)

 

原文出處:User Friendly 2014中國用戶體驗行業年會專家論壇- 移動生活論壇

本文經過UXPA China授權

About violeta